红楼绮梦十 - 插插插综合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红楼绮梦十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24ee.com 加入收藏夹!

 
 红楼绮梦(十)
 
 
宝玉开始去书馆上学,下人给他准备好东西,宝玉很不情愿地来到书馆。一进门先去见了教书的先生贾代儒。下人把贾政的书信教给代儒,代儒看过信,对宝玉说了点勉励的话就让他去学堂里。宝玉刚进屋门,有个人惊叫一声,跑上来给他行礼。宝玉一看原来是秦钟,宝玉忙拉起他来,俩人兴奋地大呼小叫起来。
 
 
引的学生们也乱喊起来。代儒进门见课堂上乱作一团气地喊到:「都给我坐好,快、快。」说着拿起戒尺在桌上猛敲:「都给我好好读书,再这样我决不饶了你们。」
 
 
宝玉和秦钟赶紧跑到最后面坐在一起,俩人也无心念书,只是小声地互道别来之情。正说到情深之处,代儒说:「今天就到这吧,每人回去作一篇文章,明天我要看的。」众学生给他行完礼就散去了。
 
 
宝玉请秦钟到怡红院去玩,那秦钟一进宝玉的房内见宝玉有这麽多漂亮的姑娘伺候着,心里羡慕的了不得。宝玉把袭人她们都轰出去,和秦钟在炕沿上坐下两人勾肩搭背地搂在一处,秦钟心带嫉妒对宝玉说:「二叔,你可真有福气啊,有这麽多美人伺候啊。」
 
 
宝玉紧搂着秦钟的腰温情地说:「那算什麽啊,她们虽然很好,也不及兄弟你有趣的多啊,」宝玉说着一面和秦钟脸贴着脸摩挲。秦钟低下头维依在宝玉身上,他的手在宝玉隆起的裤裆上揉搓。
 
 
宝玉动情地和秦钟拥到在床上,两个男人都脱掉彼此的衣服,开始了奇特的性爱。宝玉虽然有过很多的女人,但和秦钟做这样的事还是很让他兴奋。俩人都是同性男身,但他们的光滑肌肤并不比人和女人差。特别的事情会让人感到特别地紧张和激动。他们就在这种心情中互相给对方口交和肛交来满足自己好奇的情欲。
 
 
袭人和麝月在屋外等候着宝玉的呼唤,当她俩从门缝中看到宝玉和秦钟在床上闪显的这一幕,格外让她们大吃一惊。麝月用疑惑地眼神向里张望,她不解地问袭人:「袭人姐姐,他们俩男人怎麽也能啊?」
 
 
袭人把手伸到麝月胸前揉着她高挺的双峰说:「怎麽不能,咱们俩女的不也这样过吗。」
 
 
麝月回身用手使劲抓住袭人胳膊说:「小蹄子,看我怎麽收拾你。」说着拉着袭人走到西屋里。一进屋二女就紧抱在一起,俩人的双春紧紧贴住拚命地吻着对方。不一会儿俩人也像宝玉和秦钟一样赤裸裸地滚到了床上。
 
 
宝玉和秦钟心满意足地从屋里走出来时,晴雯和碧痕迎过来。宝玉让她俩准备好酒饭,然后和秦钟对饮起来。在言谈话语中秦钟流露出对宝玉享尽女人艳福的羡慕。特别是羡慕宝玉有这麽多漂亮的女孩子伺候,真让他十分眼馋。宝玉摇了摇头说:「我怎麽能比了你啊,你有一个好姐姐,比谁都强啊。」
 
 
秦钟不解地问:「我有一个好姐姐?是谁啊?」
 
 
宝玉说:「怎麽,你还装啊。就是可卿啊。」
 
 
秦钟摇头说:「那不是白说吗,她是我亲姐姐啊。」
 
 
宝玉哈哈一笑说:「那有什麽啊,你的姐姐真的很不错啊。」宝玉就把他那次和可卿的事情以及他和妹妹探春的事都给秦钟讲了一遍。秦钟听的目瞪口呆不住地点头。宝玉最后说:「找个机会咱俩去闹你姐姐一次好吗?」
 
 
秦钟涨红着脸,端起酒杯一饮而尽说:「我听二叔的。」
 
 
宝玉和秦钟开始想方设法找空子去见可卿,但由于贾政不断询问宝玉的课程再加上代儒看管甚严,始终不能让他们找机会溜着去见可卿。又过了一阵子,贾政把宝玉叫来说:「现在你珍大哥每天午后都在家里和朋友亲戚较量弓箭,你读完书了也过去学学,文武都行才能报效朝庭,但不许贪玩啊。」
 
 
宝玉一听高兴的几欲晕了过去,他连说:「是、是,谨尊父命。」说着连忙退出来。一出门他就飞快地去找秦钟,把这好消息告诉他。
 
 
从次宝玉和秦钟每天下午到甯府跟贾珍教习弓箭。那贾珍不愧爲三等威烈将军,其箭法果然出众。这天大伙射了一轮,宝玉见可卿上了天香楼,就悄悄地拉了拉秦钟的衣袖。
 
 
秦钟小声问他怎麽了,宝玉说:「可卿去天香楼了,我们也去看看吧。」正说着贾珍说:「大伙都累了,也该歇歇了。」说完就走了。
 
 
宝玉和秦钟一看机会来了,俩人也跑出来到天香楼去找可卿。
 
 
俩人一进楼门口见贾珍在前面,他们只好偷偷跟在后面。贾珍来到三楼进了一间屋并把门栓好,宝玉和秦钟见他进了门暗自高兴。但他俩找遍所有房间都没见到可卿,心中纳闷。宝玉想了想,就拉秦钟来到贾珍进的那间屋子外面,把窗纸捅个小孔往里一看,就见贾珍站在屋中间,那秦可卿正跪在他身前双手抓着他的肉棍揉涅着。贾珍的肉棒越来越大,可卿张开小嘴把它吞进去。贾珍伸手摸着可卿的脸庞说:「好、好,你好好舔舔肉棍,呆会儿它操你时更有劲。」可卿吞吞吐吐竭力讨好着贾珍。
 
 
宝玉对秦钟说:「你姐姐可是个白虎啊,她真的很迷人啊。」
 
 
秦钟说:「什麽是白虎?」
 
 
宝玉笑了笑:「就是小穴上没毛啊。白白嫩嫩的很好的。」
 
 
秦钟点点头接着往里看。这时贾珍已经把可卿的衣服脱光了,他把可卿抱到桌上,分开她的双腿在她洁白的阴户上亲吻起来。秦钟仔细看了一会儿,果然见姐姐的阴户白白嫩嫩的没有一根毛,心中十分纳闷。回头问宝玉爲什麽。宝玉也说不明白,再往里看,可卿被贾珍舔的受不了:「公公、公公,儿媳妇不行了,小穴太痒啊,把、把大肉棍插、插进来啊。」
 
 
可卿的乞求更让贾珍兴奋,他更卖力地舔着可卿的小穴。可卿浑身乱颤,嘴里淫叫不断:「啊……啊……受不了……公公……快……插我吧……媳妇……的小穴……痒啊……
 
 
痒死了。」
 
 
贾珍看可卿的浪劲真的上来了,淫水也顺着骚穴往外流出来,这才站直身子挺起硬梆梆的鸡巴对准可卿的阴道一捅到底。三浅两深地猛操起来。那可卿连呼痛快,扭动起白嫩的娇躯使出浑身的解数配合贾珍的抽插。
 
 
屋里的两人干的热火朝天,而屋外的俩人也是心急如焚,恨不得立刻冲进去和贾珍一起狂操秦可卿一回。特别是秦钟更是急的了不得了,姐姐的浪叫激的他欲火高涨,一只手伸进裤内猛搓自己已经硬的发痛的肉棍。他不住地问包玉:「怎麽办啊,二叔,我受不了啊。」
 
 
宝玉也是极力压抑自己内心的欲火,听了秦钟的话他把心一横,拉着秦钟就推门闯了进去。贾珍和可卿猛地吃了一惊。贾珍看俩人的神色就知道他们已经在外看了很久了,他定了定神说:「宝玉,你们要干什麽?」
 
 
宝玉望了惊慌失措的可卿一眼说:「大哥哥,我和秦钟也想同大哥哥一起和可卿……」
 
 
贾珍回头看了看可卿,可卿看着宝玉想起上次让她欲仙欲死的巨大肉棒,再看自己的弟弟满脸急不可耐的神色含羞对贾珍点了点头。贾珍也回头对宝玉点点头。宝玉和秦钟兴奋脱地脱掉衣服,三人把可卿擡到床上,围着她六只手都伸出来在她的浑身上下抚摸着。可卿感受强烈的刺激,同自己的公爹、弟弟和叔叔在一张床上做爱,火热的场面真让她感到极大的快乐。可卿放弃了所有的羞耻之心快活地享受着美妙的性欲。贾珍开始继续在可卿的阴道里抽送着肉棍,宝玉也同时满足了自己期盼已久的欲望,在贾珍把阴茎送进可卿阴道的同时,他也把肉棍挤进可卿的肛门了。两个粗大的肉棍把可卿下体的两个肉穴塞的满满的,抽动起来更让可卿感到下体憋涨异常。可卿含着弟弟的鸡巴拼了命地往下吞,恨不得把它吃进肚里。秦钟被姐姐含着肉棍,心里是格外激动,他根本控制不了自己了,没多久一大股浓白的精液就射进姐姐的嘴里。下体受到强烈刺激的可卿吞进弟弟的精液后还没松口,仍然含着秦钟尚未软化的肉棍。嘴里塞着弟弟的鸡巴使她发不出呻吟般的浪叫,偶尔有两声「呜呜」传出来。
 
 
当秦钟的肉棒在姐姐口腔刺激下第二次射精时,他从姐姐嘴里抽出阴茎,一股股精液流在了可卿的脸上和胸上。这时贾珍和宝玉也射了精。三人做在床上,可卿伏下身子轮流舔他们仨的肉棍,不一会儿,仨人的肉棍又硬了。这次他们做了轮换,宝玉把肉棒塞进可卿嘴里,秦钟插姐姐的阴道,贾珍干儿媳的屁眼。贾珍操着可卿的后庭一面教秦钟怎样控制射精以及操穴的要领。那秦钟边学边干果然进步很快。
 
 
当可卿魂飞魄散的时候,宝玉他们仨人的阳精也如泉涌般喷出。可卿躺在他们中间喘息着,身上沾满了精液。贾珍说:「可卿,你还能支持住吗?我们再来一回吧,这次我们的配合会更默契的。」
 
 
可卿强打精神,让他们换好位置再次把三肉棍插进她的三个洞中。果然这次三人挺动有续,配合默契。尤其是秦钟很有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意思,粗大的肉棍在姐姐的菊穴里上下翻飞,真是勇不可挡。宝玉也不甘示弱,巨大的鸡巴在可卿的阴道里猛烈地抽动把她的阴户操的红肿红肿的。只有贾珍很温柔的慢慢在可卿小嘴里伸缩着他的肉棍,速度虽然不快,但每次挺他的肉棍,鹅蛋打的龟头就冲破了可卿的喉咙。当可卿再也支持不住了,仨人同时泻出精浆来。
 
 
宝玉和秦钟替可卿擦净身子,那边可卿叉着腿,露出红肿的阴户。贾珍说:「宝玉,你是从那儿学的这本身啊,你看把可卿操成这样了。」
 
 
宝玉说:「我从书上看的,大哥哥,你也真是很厉害啊。」
 
 
贾珍笑着摇头说:「我比不了你啊,我是靠太爷陪的药才能金枪不倒的,太爷还教我很多接而不泄的法子,不然我怎能有这本事啊。」
 
 
宝玉说:「是吗,改日我也找太爷去学一学。对了,大哥哥,你就先让秦钟到太爷那儿,让太爷指点他几下。」
 
 
贾珍满口答应:「好吧,现在也晚了,在我这吃了饭再回去吧,我让焦大送你们。」
 
 
自从宝玉和秦钟在天香楼和可卿寻欢以后,他俩便时常趁贾蓉不在是找可卿操穴,贾珍也是多次和他们一起上可卿。经常把可卿操的一两天下不了床。
 
 
这天一大早,代儒的孙子贾瑞来到学馆,告诉众学生说代儒病了,从既日起散了馆,什麽时候在来也没说定。宝玉和秦钟依依不舍互到珍重。
 
 
宝玉闲来无事就又在姐姐妹妹中混起来,每天都不知道钻到什麽地方去了。
 
 
让袭人等几个丫环也乐得偷闲。好不容易有一天宝玉早起没出门正和秋纹在床上打着滚,晴雯跑进来说:「外头传来话了,说二老爷叫你去呢。」
 
 
宝玉立刻吓的魂不负体,秋纹和晴雯赶忙给他穿好衣裳。宝玉刚跑到荣府大厅门口,就听到薛幡的笑声:「哈哈哈,果然不错,一说姨夫叫你来的就是比平日快的多了。」
 
 
原来是薛幡找他,薛幡见他气呼呼的样子说:「好了,哥哥给你陪礼了,要不然你再找我时就说我父亲来了也行。」
 
 
这更把宝玉气的哭笑不得:「你怎麽能说这样的混涨话。」
 
 
薛蟠连忙打恭作揖陪不是:「不是我也不敢惊动,只因明儿五月初三日是我的生日,谁知程日兴,他不知那里寻了来的这麽粗这麽长粉脆的鲜藕,这麽大的大西瓜。可巧唱曲儿的小麽儿又才来了,我同你乐一天何如?」
 
 
一面说,一面来至他书房里。只见詹光,程日兴,胡斯来单聘仁等并唱曲儿的都在这里,还有锦香院的妓女云儿,见他进来,请安的,问好的,薛蟠即命人摆酒来宝玉果见瓜藕新异也格外高兴。
 
 
大家先敬过薛蟠,然后饮酒吃瓜,一时热热闹闹,听云儿唱着曲儿。那唱曲的也唱了几句过然不同凡响。宝玉见他妩媚温柔,心中十分留恋,待饮至半酣宝玉出来解手,那唱曲儿的也跟了出来。宝玉紧紧的搭着他的手叫他:「有个叫琪官的小旦,也是你们班的,可曾晓得?」
 
 
那唱曲儿的说:「就是我的小名儿,我大号叫蒋玉菡。」
 
 
宝玉赞道:「真是名不虚传啊。」宝玉爱慕他的温顺可爱,尤在秦钟之上,蒋玉菡也爱慕宝玉的风流俊秀。俩人交换些物品,说了些互相爱慕的话儿。
 
 
回来复饮一回,程日兴等人告辞走了,薛蟠把宝玉和蒋玉菡留下来说:「先到我的内室歇息一下,然后让云儿伺候伺候大家伙。」
 
 
四个人来到薛蟠的内室,薛蟠说:「都是自己人了,就别客气了,单让云儿伺候也不一定能让大家高兴,需比一下才行。」
 
 
宝玉说:「薛大哥要怎麽比啊?」
 
 
薛蟠说:「看我们谁的鸡巴操的云儿最狠,这样大伙才卖力啊,就这麽着,我来头一个。」说着便解下裤子来,掏出幽黑的一跟肉棒。那云儿以然脱掉身上的衣服歪在床上,云儿不愧是锦香院的红牌姑娘,苗条的身段,加上雪白的肌肤以及她做出的各种诱人的媚太真是让每个男人都把持不住。薛蟠二话不说,擡起云儿的两条玉腿抗在肩上,粗壮的肉棍直挺挺地捅进她的阴道里。薛蟠用力地抽动自己的肉棍,那云儿扭动身躯拚命浪叫:「啊……好棒啊……我受不了……啊……天啊……爽死了……爽……亲哥哥……要用大鸡巴……奸死妹妹……啊…快停下……我要死了。」
 
 
听了云儿的浪叫,薛蟠得意洋洋,他更来劲地操着云儿,没过多久一股精液便射进云儿的小穴里。薛蟠回过头来忘形地对宝玉说:「怎麽样,宝兄弟,你看她叫的样子,哥哥的功夫很厉害吧?」
 
 
宝玉和蒋玉菡正要夸薛蟠几句,床上的云儿冷不订冒出一句来:「唉哟,薛大爷,我忘了现在不是做生意。」
 
 
宝玉和蒋玉菡听了都哈哈大笑起来,薛蟠的脸立刻变成猪肝一般。宝玉安慰他:「薛大哥别生气,云儿姑娘是在说笑啊。现在该我上了。」说着宝玉也脱下裤子,众人一看都眼直了,见宝玉的肉棍白里透红,不论粗长都教薛蟠的加倍,云儿看了满心欢喜,但又怕自己受不了这样巨大的阳句,出言哀求:「宝爷要爱护小女子啊。」
 
 
宝玉安抚她:「没关系,不会把你弄坏的。」说着他让云儿爬在床边,把自己的肉棍从她的后面插到小穴里。宝玉由慢到快,由轻到重舞动着肉棍,云儿的叫声也由小到大,最后变成疯狂的哀嚎:「啊……天啊……爽死了……啊……我受不了……求求你……饶了……我……鸡巴……太大……小穴……被戳坏了。」
 
 
当宝玉的阳精射出时,云儿在强烈的刺激下晕死过去。宝玉把她唤醒后,云儿幽幽地说:「大爷,你这不是要云儿的命吗?」
太有趣了!借分享啰~~~
太棒了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24ee.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