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镜姻缘 - 插插插综合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古镜姻缘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49ee.com 加入收藏夹!




      唐朝初年,有一“禹”姓豪门,员外乐善好施,年近四旬方得一子,名唤“公楚”,公楚年少就聪颖过人,又兼得眉清目秀,神采俊朗,所以倍受珍爱。到得十七岁,更是神采奕奕,风姿翩翩,唯一令员外稍感缺憾的是公楚虽然饱读诗书文采出众却不喜功名,终因自己宠溺过度,又无从指责,常常对着夫人自怨自艾。


        公楚懂事明理,自然看出父母心中的烦恼所在,觉得自己虽没有仕途之志,却如何能让双亲耿耿于怀,出于孝道亦应该圆了此善,便主动和父母言明,自己决意考取功名,成就男儿之志。员外和夫人听得公楚一番慷慨豪言,均想以儿子之能,若肯科场大展身手,必然成器,禹家光耀门庭之时指日可待,倍感欣慰之际,禁不住双双老泪纵横喜极而泣。公楚一见此情此景,也是一阵感慨,私下里更是有了计较,决心定不辜负双亲深切的期望。于是又请命道,虽然开考之期尚早,但是现在便作远赴京城的打算,一来路途上多了解些民生疾苦,留意政令的利弊,二来希望增加见识阅历,通晓人情事故。员外与夫人虽然爱子心切,怕稍有闪失,可也知道这个要求确在情理之中。后又反复考虑思量,勉强答应,为公楚准备若干精壮家丁,配了几大车金银盘缠随行。公楚说如此大费周折,又恐惹人注目反而不妥,只带一名机警干练青壮仆从打扮成普通的读书公子上路,临别之际员外一家人等又是千叮咛万嘱咐一番泪别。


        行走间时儿江山秀美,时儿市井繁华,对于禹公子来说第一次远行,真是处处新鲜,处处新奇。这一日晨,主仆二人即刻就要到达洛阳,却在城外路边看见一个卧倒的大汉。公楚连忙招呼家丁停了下来,上去细细观瞧,只见大汉两腮边长满拳曲的连鬓胡须,浓密漆黑的两道粗眉倒竖,眼窝深陷紧闭双眼,抿着嘴,虽已不能动作言语,仍有一股凛凛威风通体而出。这时已经上前的仆从摸了摸大汉宽阔的额头又把手按在大汉的手脉上,对公楚道:“公子,好象是伤寒啊。”“有没有救?”“脉搏虽弱,还没有死。”公子道:“看其人相貌,应是条英雄好汉,至于因何病倒于此,不便计较。前面便是洛阳,访上名医,若能搭救他的一条性命,那自然最好。”说完和仆从费尽周折,又雇了几个路人,抬抬拽拽,把大汉运到城中,禹公子如今顾不上欣赏洛阳繁华似锦的景致,只是急急请来名医,一番处置妥毕,才稍觉安下心来。


        没用两日,大汉就醒转过来,恢复了意识,想踉跄着做起来,公楚对大汉劝阻道:“壮士身染恶疾,此刻应当调息将养,有什么紧要事,待病愈再做商量不迟。”大汉听完,又闭上眼睛,不一刻,气息匀畅睡了过去。也许是大汉自身体魄强健异于常人,原本医嘱需要一个月服药静养,想不到十数天后,大汉就恢复了万夫莫敌的威风本色,大病痊愈。从病榻上跳起,俯下身来对禹公子深深一揖,说道:“承蒙恩公大德,出手相救,感激不尽。常言说大恩不言谢,就此别过,后会有期!”公楚扶起大汉诚意挽留,说既是有缘一遇,何不畅饮一番。大汉道:“痛快!”

   

        酒席宴间,大汉并不忌讳把自己的来历身份一一如实对禹公子说了一遍。原来这位汉子出身草莽,姓周名桐,人称“飞天神盗”,平时偷富济贫,颇有侠名。禹公楚酒量虽远差于周桐,可欢谈之下,甚感意气相投,又因周桐三十往上年纪,就称呼其为“大哥”,周桐则叫公楚为“贤弟”。临别,周桐从怀中摸出一只小巧的玉制碧绿颜色的酒杯,对公楚道:“贤弟,我几番辛苦,才得此杯,民间传闻这乃是上古神物,愚兄鲁钝,一直没能勘破天机。今日你我兄弟有缘,就把它赠予了贤弟,或许贤弟会因此有番奇遇岂不痛快!”公楚见周桐言语恳切表情坦城知道是推辞不了的了,只好接了过来,但觉入手光滑温润,杯身浑圆薄巧、重量轻盈宜人,暗想果然是异宝奇珍。


        别过“飞天神盗”周桐,已是三月中旬,因为以往洛阳都会在每年的四月下旬举办“牡丹花会”,规模空前盛大,壮观非凡,所以禹公子盘算时日,觉得不能错过这样的盛事,便又在洛阳安顿下来,准备在牡丹花会前好好品位一下这里的人文景观。洛阳坐落在黄河南岸,四面环山,自古以来,夏、商、东周、东汉、曹魏、西晋、北魏、隋王朝都是定都于此,尤其隋炀帝杨广建新都,挖掘修建大运河,贯通南北,将钱塘江、长江、淮河、黄河、海河连接起来,更是成就了洛阳为天下交通商业第一的中心枢纽。商旅云集各色人等往来络绎不决,加上浓厚的文化底蕴,纵然禹公楚豪门出身,可置身洛阳仍然难免生出渺小感慨之感。


        这日午时,禹公子头戴幞巾,新换圆领长袍,腰系碧玉巡方带,带着仆人,神采奕奕信步为游,往最繁华的永平街行去。天虽已过午,可街市上的商旅游人还是多的拥挤非常,男的、女的、老的、少的,服饰穿着不一,拿着各种各样的东西,话语声你来我往好不嘈杂混乱热闹。这时人群中钻出一个十三、四岁模样头梳双鬟的小丫环,她的身段灵滑的象条游鱼,口里不停的大喊着:“小姐啊!这里人真多呢,不好过去呀。”一会又闪出一顶纱轿,两个健壮的家丁也是卖力的寻着人群的缝隙,疾步赶路。纱轿抬到公楚身旁停了一下,一位小姐借势掀起轿窗上的纱帘唤道:“桃红,你慢些啊。”公楚听着声音顺目光一瞧,正逢上小姐刚放下纱帘的一瞬间,但见这位小姐生的是唇红齿白,美貌至极,尤其那对大大的眼睛有如秋水宛若寒星,黑色的瞳孔散发着流华异采。只这一眼,禹公子便再听不得身边有任何的声音;只这一眼,禹公子便再看不到四周有任何的存在,好象天地间都凝固了一般。好半响公楚才回过神来,便急忙朝着纱轿去的方向跟去。仆人一见公子如此这般,心里已然知道了个七七八八,也跟了走去。


        但见纱轿左拐右绕,穿街引巷,终于进了一家大宅,只听得两扇黑色大门合并“咣”的一声,纱轿就此了无声息,没了影踪。禹公子也驻了脚步,竟然几次上前欲敲打门环,又知道如此唐突十分不妥,可又不忍离去,一个人在那里徘徊反复。仆人几次对公子说:“我们回吧,公子”,公楚只是摇头。直到后来明月当空,又抬眼细望那宅院一阵,才恋恋不舍的离开。


        如此又过了数日,始终不能得见小姐一面,禹公子心意索然,更加郁郁寡欢。驱车登上古原,身在高处,久久凝望深邃的蓝色天际,思念和感情的混合交错,竟然渐渐浮现出那位小姐顷城的容颜,使得公子的眼光舍不得离开。迷离中小姐款步走来,摇曳生姿,顾盼成辉,步入爱郎怀中,公子正待拥紧,却见小姐忽然化做漫天花瓣,落英缤纷,随着一股没来由的恼人东风,四散飘零,转瞬间无影无踪。小姐虽去,依稀犹在,公子四下寻找,却不复现,平添惆怅。思念绵绵不绝,爱慕之情更为织烈,夜晚浓霜沾满衣裳,晨曦破晓仍无法入睡。仆人看在眼里,打听到这位小姐复姓欧阳单名一个雪,知道公子对这位欧阳小姐相思入骨,偏偏自己无计可施,暗暗叫苦。


         一阵阵扑鼻的酒香袭来,禹公子混僵僵的心神突地一震,片刻间便觉得神清气爽,心中的幽怨之气竟然减了大半,这才醒悟连日来自己过度迷恋那位小姐因而成痴,不禁自己对着自己苦笑不迭。笑叹罢,这才勉强抖擞起精神,往酒香袭来之处观去,见人群合围处有一仙风道骨白发苍苍的老道人,身旁席地的幔布上放着许多形状各异的酒杯和许多陶陶罐罐大小不一的酒壶。走至近前,只听得老道人对众人言道:“……有好酒,尚需好杯,同样的酒若在不同的杯中会因为形状,深浅的不同而发生诸般变化,气质、香味也会迥然不同,奥妙无穷!另有极品,对的酒溅在对的杯中,相互造势激荡出的甘洌口味,更是让饮者恍然若仙,忘记尘世中一切烦恼,化解千愁……”公楚听到此处,赶紧深深一拜道:“仙长在上,小生正有满腹惆怅,望赐教,一去心中壁垒。”然后又吩咐仆人拿出“飞天神盗”周大哥所赠的杯来递给老道人。老道人接过注目凝视,便肃然对公楚道:“公子,请随我到白云山的观内一叙罢。”说完已有几个道童出来麻利的收拾起那些个酒杯酒壶来。


        穿深林过幽谷,听瀑布涛涛,观云海翻浪,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满天都已是星月交辉,这才到了白云观。老道人把公楚让到观中一间石室,早有人点上明烛,送来几味小菜。老道人安排公楚坐定便出石室;再回来时,手里多了一个金灿灿的小葫芦。拔开葫芦嘴儿,碧绿的酒杯被斟满,老道人对公楚道:“公子,请。”公楚连声道谢,把杯举到唇边,一股浓烈奔涌的味道穿鼻而入,几乎令人窒息。当下不再多想,一饮而尽。入口后方才发觉,这酒液竟然好似活的一般,象一个个多到数不胜数的精灵在口中跳跃爆发,却又甜美无比。 公楚一连喝了三杯,饮罢便酩酊大醉进入了梦乡。


        恍惚间,禹公子只觉得自己的魂魄好似脱离了肉体的束缚,快速向上的飞升,身边只是一望无际的朦朦胧胧,混混沌沌。暗想自己难道是在梦中不成,可是所思所想又清醒明晰的很,不象是在做梦。可自己是要去往哪里,如今又是身在何处,什么时候却是尽头,又不免想起那位小姐的美貌;越发混乱了自己,索性不去想,只听凭并不由自己控制的“身形”向上飞升……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有一团浓厚的白雾越来越显的清晰,四周又出现了星辰,禹公子恍然大悟,原来自己是在天上飞着啊,一念至此,不免大为激动。再等到白雾过后,只一片琼楼玉宇尽收眼底,好似人间,胜似人间。公楚左顾右盼,四下张望,按捺下忐忑不安的矛盾心情,朝着最近一处亮着灯光的楼阁走去。刚到楼阁的边缘,便听见从那小楼的屋内传出来一阵阵男女调笑的声音,公楚拾上木梯轻手轻脚挨近屋中,往里张望,却被门口边几扇高高的折屏遮挡,虽然清晰的能听见声音,还是见不得人——那屋中定然住的是神仙了。好奇心的驱使下,公楚又蹑手蹑脚的进入了屋中。幸喜高高的几扇折屏间留有足够窥视的缝隙,为了不惊扰到里面的男女神仙,公楚只是把身子贴近屏风,探出双眼望向缝隙的那边。不看则已,一看之下,顿时脸如发烧,胸中火起!


        室内亮如白昼,燃着的却不是蜡烛,而是一颗鹅蛋般大小的夜明珠,再看木塌之上铺就的是五彩锦缎毯,覆盖了整个板面。五彩锦缎毯上一个纱衣半褪的妖艳仙子坐在一个赤裸的俊美青年男子腿上,身子不停蠕动淫语浪哼不断。公楚细细打量纱衣半褪的仙子,若论容貌仙子和自己梦中的小姐各不相让,可丰腴迫人的躯体散发着魅人的艳光,两条修直长滑的玉腿圆润匀称,浑圆颤微微的美臀,白嫩耸翘,整个身姿特有的成熟妩媚,流淌出的万般风情却是自己的心上人所万万不能及的。


       “……啊啊…唔唔……哼啊啊啊……”仙子发出诱人的淫糜声音,“青弟的那个消魂妙物,顶在姊姊的穴口里面…果然是好大好胀。”那个被叫青弟的俊美青年男子的巨大阳具已入了仙子的私处。“如何呢,今日姊姊的表现如何?”“啊啊……今日也很厉害呢,果然是姊姊最舒服了……”语音一落,仙子的纤腰又慢慢地开始摇动起来,前后左右不断地变化着运动。仙子每摇动一下,那叫青弟的俊美青年男子就跟着发出一些细微的鼻息声音,好几次因为快感来临而使得他伟岸笔挺的躯体哆嗦起来。“唔唔……唔,哼啊…青弟今日怎么如此规矩老实了呢?”青年男子诧异道“弟对姊姊从来可都是百依百顺,不敢怠慢呢,呃!”“果然这样吗……?如果换做平日的话,青弟有力的大手早会又揉又搓姊姊的双峰了。今日却不做了?还是说青弟太过舒服了……只顾着自己快活,倒不想着姊姊的辛苦了,所以什么都做不得了……?”说完一阵“咯咯”娇笑。突然,仙子沉下滑腻浑圆的玉臀,死死压在青弟那暴涨的男根上,然后上下窜动更加的用力。“呃呃呃!姊姊,这样实在太舒服了啊……”“呵呵。青弟…姊姊的花蕊完全为了青弟开放着呢…啊啊啊……更多的花蜜淋在青弟的妙物上……舒服吧……只看见青弟那舒服的表情,姊姊也会感到受了感染,通体舒适的…啊啊…啊啊啊啊。”叫青弟的青年男子看着在自己身体上那面现苦闷喘息着的仙子剧烈扭动的淫姿,像是突然回过神来似的,开始从下往上挺腰。粗壮的阳具猛插仙子湿润的花心,刺穿粉红色细嫩的肉壁,和里面排卵的宫门相撞。仙子立刻爱液飞散,淫乱的呻吟在整个楼阁内回响不已。“唔唔唔,啊,啊,呀,啊啊啊~~~”“姊姊,叫的好是大声,呜呜呜!!”“哼啊,啊,无妨的……青弟不要担心什么只要缠绵就好,这个时候,宫主嫦娥是不会回来的。我们只管尽兴…哼啊啊唔~~”从纱衣里露出了两只富有弹性的白挺乳峰,矗然而起格外剔透玲珑,乳尖上各有两粒红润的乳头,受情欲的催发,早已在不自觉中肿胀翘立,似红宝珠鲜亮夺目。男子稍微调整身形拉近仙子荧光发亮的身子,开始揉搓仙子的乳峰,绵软的乳峰在青年男子的手里恣意变幻出各种形状,男子又将仙子的乳头向上拉起。“青弟,…啊啊啊唔。那里,乳头好舒服。”放开仙子的乳峰,男子又配合着腰的运动大力抽动让仙子的双峰均匀的摇动起来,只见仙子的每一个动作都开始飘荡着淫荡的气息。“哼啊,啊…啊啊啊啊,不要啊,姊姊的酥胸快给青弟摇飞了……”


       “啊啊…姊姊,好厉害…啊啊,姊姊果然是极品的女人。”“哼啊,唔唔,姊姊好快活…被青弟淫弄的…好快活…呜唔…”受到这那句话的挑逗,男子的抽插的运动渐渐变得更为激烈了。“唔呜呜!呜,呜哦哦哦!”因为快感太过强烈,男子开始抓住五彩锦缎毯向上和仙子的花穴顶撞交合。仙子一边咬着自己的手指一边不断摇动着纤腰,为了不让自己迅速达到快活的颠峰,又用手指夹住自己的乳头。““姊姊,呜呜……我已经,不行了……”“讨厌,不要!”稍微抬起了腰,仙子玩弄着乳房的手就用力握在了男子刚硬的阳具上,挨贴着自己的花唇,一下一下地撸动着。“姊姊……请饶了我吧。这样下去的话,啊啊……”“哈啊,哈啊……不行……还差一点姊姊也要丢了…忍耐一下啊……”仙子情不自禁的用舌头舔着布满淫液的男根,不一刻握住男根再次向花心穴口里吞了下去。“呵呵,青弟受不了的样子呢。”火红的双颊和妖艳淫糜的笑容随着慢慢的摇动而浮现在了仙子的脸上。“啊啊…已经不行了,已经是极限了……”仙子的性器内,男子将阳具插进去,然后粗暴地摇动自己的腰在里面搅动着。“哈啊啊啊啊!要射了,这样下去的话,会射的唔唔唔!!”男子大声喘息着,仙子的全身像火烧一样用力向背部仰起。“啊,啊啊,啊啊啊啊,哈啊啊,丢了,要丢了要丢了!青弟,姊姊要丢了!!”“姊姊已经,啊,啊啊啊啊!!”两人的动作完美的重和了,性器交合处传来的摩擦撞击声音越来越大,下半身沾满了了大量仙子的爱液。“已经,不行了,哈啊啊,啊,啊啊啊,丢了,青弟,我要丢了呜呜呜呜呜~~~~!!”“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姊姊的花心,收缩的好厉害…就像要给我的肉根绞断一样……”“哈啊啊啊啊,啊啊啊…姊姊真欢喜…唔唔唔”一抖一抖的仙子全身痉挛着,仿佛整个身子都失去了力气。


        一轮高潮刚过,抖落纱衣,仙子弯纤腰收小腹,劈开修长玉腿,双脚两旁边叉开,硕圆的双臀高高向后翘起,娇躯瞬间成了悬在天边的一挂“弯月”。看到如此活色生香的春宫情色,那叫青弟的青年男子如痴呆了一般,爬上去,分开仙子的两瓣臀肉,把俊脸整个埋在仙子的臀肉内。男子的鼻尖顶进了仙子那浅褐色又紧又窄的肛蕾缝隙中,舌头已经把成熟妩媚仙子的阴门添了个通透,“……唔唔…唔唔……唔唔唔哼……”表情难耐的仙子无法忍受般发出浓重的喘息,爱液顺着圆润的大腿根滴下。男子半跪在仙子身后,把沾满淫汁的俊脸抽回,一手扶着自己又已发涨的阳具顺着仙子臀缝上下滑动,仙子已经难耐的表情又变成扭曲的迷离神情,显出更加醉人的媚态。“啊啊…不行了喔,青弟…唔唔,给了姊姊吧…呜呜呜…”仙子说完主动挺起屁股来回耸动迎凑,像是邀请青弟阳具的欢宠。男子再不犹豫,猛力一挺直捣进了仙子花芯深处,叩开了仙子的子宫门颈“啊……啊……唔唔……啊……啊……呜呜……”仙子在那被唤作“青弟”的男子胯下含媚承欢、抵死逢迎,全身软绵绵的任由他的摆布。红艳艳的朱唇微微张开,唾液一丝丝的溢出,香汗滴滴答答,全身开始痉挛,又要泄身一般“啊……啊,哈啊啊,啊,啊啊啊,丢了,青弟,要丢了要丢了……姊姊又要丢了!!呜呜呜呜~~!!”


        再说禹公子眼见得仙子和那男子雨消云散,却还傻楞楞呆在当场,自己的下部的物事早因为过度膨胀而溢出些许粘稠的尿水来。只听得响亮一声娇斥,原来公楚到底是被察觉露了行踪,这才回过神来,抢步到了仙子近前,慌忙扑通跪倒在地。仙子刚才的放浪的容姿早已不见,如今换上一脸寒霜,只问:“那里来的大胆狂徒,还不一一如实讲来!”禹公楚战战兢兢把自己的一切来历经过细细叙述一遍,连对那位小姐的爱慕之情竟然都没有任何的丝毫隐瞒。一旁的青年男子插口询问道:“好姊姊,我们的好事被此子撞破,该如何处置!?”仙子沉吟半响,方才说道:“既然和青弟贪恋红尘情事,倒不怕它什么天条戒律,事事皆有因果,可泰然处之。这个小后生,倒不好伤了他的性命。只是日后,你需帮我收回那杯那酒,少了麻烦省却打扰就好。”青年男子忙既点头称诺。仙子脸色一缓,舒展起笑容又对公楚道:“想不到凡间也有如此雅致的人呐,偏偏又是风流多情,看的姊姊欢喜。但记住今天你所见之事,万万不要张扬,勿对他人言。姊姊再送你一对阴阳宝镜儿,聿成好事。”说完拉过公楚,红唇凑到公楚的耳边,说了一番秘密的言语,语毕又用香舌撩弄公楚的耳垂。公楚只觉得浑身一阵酥痒,斜眼偷看仙子却又有说不尽的软玉温香,娇柔旖旎,顿时红通通了俊脸。仙子这才“咯咯”一笑,放开公楚,说道“此镜的妙处你已通晓,还不快走!”突然一扬手,公楚立时觉得脚下一空,如在云端失足坠入万丈深渊,下落速度奇快,身边风声暴起,天旋地转,吓得他大叫一声,昏了过去。


        公楚猛然惊醒,定了定心神,望向老道人,只见老道人手里还拿着那个金灿灿的小葫芦,准备给自己斟酒。再看石桌上酒杯仍在,可最让公楚震惊的是酒杯旁边静静安放着一对带手柄的阴阳宝镜。老道人看见公楚的神态,就问道:“公子的奇遇可否相告?”公楚略微整理下思绪,就把刚才之经历向老道人告诉了一遍,只是隐去了仙子和青弟交欢一节没有交代。老道人听罢,连说“妙哉妙哉啊”。然后给公楚解释到:“公子适才梦中的太虚幻境,其实是广寒宫,遇到的仙子却不似嫦娥,应该是她的那只玉兔幻化的人形。”公楚不解问道:“仙长如何知晓?”老道人又道:“实不相瞒,公子拿的是寒玉杯,喝的是桂花酒,都是广寒宫中吴刚之物。这寒玉杯桂花酒早已有了灵性,才引得公子去的广寒宫。又遇玉兔赠予‘因缘镜’,佳偶天成,可喜可贺啊!”禹公子听完也是欢喜异常,连连感谢老道人的款待,如没有桂花酒如何能有这般奇缘。老道人又婉转相告,原来这寒玉杯桂花酒本是他师父遗留之物,后来那杯却不慎丢失,已经苦寻多年。禹公子听完,当即将寒玉杯送还给老道人,皆大欢喜。


        下得白云山,刚回到洛阳城中,便被一人喊住,公子仆人一看,原来不是别人,正是“飞天神盗”周桐。周桐一见禹公子,上来就用大手攥住公楚的小手道:“贤弟!上次一别只为一些私事未了。如今大哥再无琐事,特来相聚,寻你不到,以为贤弟出了洛阳,正准备去京城和你一会,哈哈哈。”公楚也是欢喜,对周桐道:“大哥,小弟正有一肚子话说与哥哥呢!”当下兄弟二人,仆人跟随,寻得了一处好所在,把酒言欢。公楚把最近奇遇一一说给周桐,只听得周桐吹胡子瞪双眼,怪状连连。公楚对周桐赔罪道:“大哥送我的宝物,如今被小弟转送了仙长,还望哥哥责罚。”周桐又是哈哈大笑道:“贤弟不必如此,正应了哥哥前番言语。妙啊妙啊,来来来,喝酒!喝酒!”


         当晚,周桐怀揣公楚写的短笺连同一把阳镜由仆人引路,来到欧阳小姐家的大门口。围着大宅院探走几圈,挑好位置,纵身一跃,人已在墙壁之上,没待看分明时,再一闪身,人影皆无。仆人看在眼里暗自赞叹:“果然好手段!”回去复命。周桐进得院中并不停留,越过花草树木,直奔小姐锈楼。“飞天神盗”周桐历来行窃王侯豪宅,对此等布置设施早已熟烂于胸,再一番穿屋越脊,已经贴着小姐亮着明烛闺房的花窗边。


         只见灯下安安静静的坐着一位小佳人正手捧书卷,那对如在远梦般迷茫的眼光,留恋在字里行间,有时幽怨、有时蹙然、有时娇媚,真是教人愈看愈爱看。飞天神盗知道不宜久留,一手轻轻推开花窗,一手连带短笺阳镜向小姐抛去。如此凛凛威风高大的周桐,竟然有着如此灵巧敏捷的利落身手,也实是令人惊叹。这边小姐刚被抛来的物件扰到,那边的飞天神盗早已踪迹飘渺。小姐四下环顾,并不见有来人,莫非是桃红在开玩笑?打开短笺,只见飘逸颀长的一行字“邂逅平逢皆应缘 痴心何往诉别情?”,再拿过镜子一瞧,顿时红晕过颊——镜子一位神采俊朗风姿翩翩的小生。不是禹家公楚公子,还能是谁?!


        却说禹公子自打大哥和仆人走了以后,那面阴镜就没有离开过手,也不知道等了多久,看了多久——终于,小姐的倩影浮现出来。也不等小姐言语,自己多到就要泛滥的衷情话语便倾泻而出……桃红进来吹熄了明烛,服侍小姐在月洞式门罩架子床上躺下,放下纱帘,前脚出了门;后脚小姐就偷偷拿出因缘镜。小姐看着公子,公子看着小姐,两情相悦,一见钟情。如此过了数日,小姐公子感情更渐深厚,意乱情迷难舍难分。


        一日,“飞天神盗”周桐又来看望公楚,却见公楚愁容满面,大为不解,连忙询问。原来公子和小姐虽然有因缘镜,却苦于不能真实相见,终日只能镜花水月,望洋兴叹。听完原由, 周桐又是一番哈哈大笑道:“贤弟只顾着天仙美眷,却忘了主意。你可派人禀告父母,托了人去那小姐府上求亲。我自有手段让贤弟与那小姐一会,解你相思之苦。”公楚听完,立刻转愁为喜,忙修书一封让随着自己的仆人即刻动身,奔赴家中。禹老员外接到书信,一方面埋怨爱子事出卤莽,另一方面又忙着张罗各种厚礼,准备亲自登门到那位小姐府上求亲;心想宝贝儿子即便想要挂在天边的月亮,自己拼了一把老骨头也要摘得下来。嘱咐了夫人,带着大批家丁人手浩浩荡荡向洛阳进发了。


         却说小姐这边刚刚放下因缘镜,点拨着烛光,脸儿一阵阵发烫,原来趁着今晚月暗星稀,禹公子准备前来绣楼和自己一会。本来思念禹郎愁苦已久,可是就要相见,心中却如小鹿乱撞,羞怯不安;既期待又忐忑。正自思量间,门帘轻响,闪进一红袍小官人,再一细看,情泪夺眶而出,公楚一见小姐对着自己梨花带雨,想到几番愁苦,上前抱住小姐也是泪如雨下。


         好半天两人方才止住哀泣,大有深意的互相对望,终于肯破涕而笑。公楚细一打量:小姐头梳百合鬟,上穿绿色儒衫,肩罩帔帛,下着香色长裙,直拖到地;体态轻盈、丹唇皓齿、顾盼多姿、倾城倾国。禹公子再也把持不住,吻上小姐丹唇。小姐嘤咛一声,却没闪避,娇躯不住颤动,反伸出香舌缠绕,口中律液如泉涌而出,全被公子吸允到口中。吹熄明烛,公子探出手来褪落了小姐所有衣裳,然后牵着小姐一起躺倒在架子床上。借着微弱依稀的月光,小姐已羞涩的闭上眼睛,公子又吻上小姐的红唇,小姐却好象习惯了一般,这次倒吸允起公子的唾液来。摸到小姐的双乳,虽有细腻之感,却太过小巧,公楚不禁想起月中仙子,的确是天上人间大是不同。小姐已经娇喘连连,公子又把手移到小姐的私处股间,这下小姐可是不得了了,浑身抖动不停,“啊啊”之声脱口而出。公子仍是小心抚摩,小姐股间的蜜液越溢越多。公子学着当日月宫中的情形,把自己的肉根插入小姐的私处,小姐几次喊痛,又是一番梨花带雨,公子几次想要罢手,小姐却觉得所谓“委身”给爱郎,这“委身”之意想必就是指的这般的痛楚,所以一定坚持。小姐当然百般的痛楚,公子的后背也被小姐的指甲深深扣进肉中。那晚,小姐像是个精致的偶人,公子则像是个笨手笨脚操纵偶人之人。


        天光即将放亮之际,小姐绣楼的花窗边有敲打之声。原来这是禹公子和大哥“飞天神盗”周桐定好的暗号。公子和小姐又是挥泪而别,公子安慰小姐道自己的媒人就快上门求亲,长相厮守之日已然不远。说完,“飞天神盗”周桐背着公楚几个纵身便离开了欧阳小姐府中。


         禹老员外亲自登门求亲,各自见过,欧阳小姐的双亲对禹公子也很是钟意,这便订下了婚期。同年,禹公楚进京赶考,高中状元,后拜在当世名相房玄龄的门下,一同参与并缔造了“贞观之治”。而禹公楚与欧阳雪的姻缘也成为了当时街巷阡陌的一段传奇佳话。


【全文完】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49ee.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