萼难公孙止淫虐绝情谷二次修订版本【作者心之谷】 - 插插插综合网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72ee.com 加入收藏夹!

本帖最后由 实践能力 于 2017-5-19 09:13 编辑


萼难(公孙止淫虐绝情谷二次修订版本)
作者:心之谷
(第一节绿萼失身基本相同,只是不再废杨过武功,看过的又想看可从第二节看。)
  第一节:绿萼失身当日杨过和金轮法王一等人闯入绝情谷,恰逢公孙止将要娶小龙女,公孙止自认武功高强,自不怕这几人别有用心,是以挽留让其参加婚礼,图个热闹,也免了婚礼寒酸。
  哪知中途杀出个杨过,这婚礼闹的七零八落,公孙止自不肯放小龙女离开,杨过亦是不肯放弃姑姑,于是双方各自打了起来,杨过虽不是公孙止对手,但小龙女却是回心转意,双剑合壁将公孙止逼的狼狈不堪,然而这时杨过却又因情花毒发作,两人落败。
  但金轮一等却是各有用心,此时大乱,更是浑水摸鱼的机会,公孙止老奸巨滑,焉不知几人心思,更兼如今他也丢尽了面子,因此存了打发几人离开的念头,只是想来对方绝不肯轻易离开,故当夜仍是对几人客气有加,回去之后却是暗自想法将几人给撵回去。
  公孙止第二日便请了几人来吃饭,自是说几位前来是客,自己招待不周,只是如今谷中有事要处理,不方便外人存留等说辞让几人离开,但金轮与杨过有约在身,还指望着他杀死郭靖,又如何肯轻易离去,因此金轮便以杨过是朋友,不能抛下不管,希望公孙谷主原谅他年少无知,将他给放了,几人同来同去,以后绝不肯再打扰。
  杨过因小龙女之故又如何肯离开,自而放了他却绝不可能之事。
  公孙止知道几人和杨过只是利益关系,便许之重宝让几人不要插手此事,但金轮胸怀大志,自不肯因几件宝物就不顾杨过生死。
  公孙止眼看打不动金轮法王,不得已才使出最后一计,却是对金轮说道,杨过昨天晚上已经被他秘密处死,几人听了大吃一惊,心道此人当真是狠辣,下手如此果断,只有金轮不肯相信,坚持要拜祭杨过尸体,公孙止心机深沈,自是早有应付,他将谷中一秘药给杨过吃下,造成他假死之象,又另一弟子易容成杨过之像,以示金轮自己早就安排好了一切,杨过早就失去用处,这一真一假,一死一活,却也真个将金轮给骗了过去,眼见杨过已死,金轮虽然贪图谷中诸宝,却也惧于公孙止功夫,这才不甘心离开。
  却说公孙止为何要留下杨过性命,却是为了小龙女和公孙绿萼之故。
  眼看打发了几人,公孙止这才开始了自己的计划。
  公孙绿萼被杨过调戏一番,心中情要深种,又见识了爹爹无耻面目,自是知道爹爹绝不肯放了杨过性命的,故而袭击谷中弟子,将杨过放了出来,她心中情要深种,又要为杨过盗丹解毒,却不幸被公孙止抓了个当场,公孙止误会公孙绿萼拿了绝情丹,逼她交出来,但公孙绿萼根本没拿,两人相持不下,公孙绿萼情急担心杨过,想到老顽童脱衣以示清白,她何不有样学样,也脱了衣服证明自己清白就是。
  然而她呆在谷中太久,却是不识男女不同,老顽童脱光自然没人有兴趣,但她一个娇媚万分的女子脱下衣服,对男人是何等诱惑,虽然公孙止是她父亲,但终究是个男人,还是个禁欲多年的男人,近日更是被小龙女勾的心事浮躁,欲念蠢蠢欲动,他素来薄情寡义,之前一直因为绿萼像她娘的原因才对她有所厌恶,但当初他还不是贪图她美貌,今日见绿萼浑身洁白如玉,不由想起当年裘千尺在他身下婉转求欢的日子,心中欲火不由烧了起来,公孙绿萼还不知自己犯下大错,依然穿着小衣呆在公孙止面前。
  看着女儿丰腴的身体,公孙止自是不舍,又喝令绿萼接着脱,绿萼贴身只有这么一件衣服,再脱下去已是彻底暴露了,不由哭求到,「爹爹,女儿如此还不够证明清白吗?」
  「女人身上能藏东西的地方多了,你不脱光,我怎知你没藏在身上」,其实只是他贪图绿萼美色找的借口罢了,绿萼虽然心中羞怯,但为了爱人也故不得那么多了,伸手将自己小衣褪下,只是她心中放不开,又希望爹爹能适当叫停,故而这动作却是慢悠悠的,却不知她若爽快的脱了,倒也没什么,只是这般慢动作,却是最能勾人。
  小衣从她身肩上一寸寸的滑落,露出她洁白的双肩,盈盈可握的俏乳被她用玉臂遮住,只露出几点春色,往下另一只手掩着密密花丛,几根毛发偷偷的溜了出来,她纤腰丰臀,双腿修长,莹莹玉足虽没露出来,却也知道是极美的。
  公孙止被绿萼美色惊呆了,他二人素少亲近,却不知女儿早已如此天香国色。
  眼看女儿含羞带怯,楚楚可怜,心中欲火大盛,只想当场把她压在身下。
  公孙绿萼虽然未经人事,看到爹爹如此看着自己,不由更羞。
  「爹爹,这样可以了吗?」
  公孙止尚未尝到女儿味道,又如何肯放了她,「待我检查一番,自然就知道你有没有藏绝情丹了」,「你用手遮着身子,爹爹怎么知道你没把丹药夹在中间,萼儿,你切把手臂放开」,「爹爹,女儿是您女儿,礼仪伦常,女儿怎能如此,求爹爹过女儿吧」,「今日之事,为父岂会向别人提起,你让我检查一下,为父自然是相信你的」,公孙止见女儿还是放不开,但走到她向前,拉开她手臂,只是不经意间碰到她双乳,滑嫩不已,公孙绿萼第一次被人碰到自己双乳,却是羞意难当,垂下头去,却又有一番刺激在心头。
  公孙止拉开遮住双乳的手臂,却又来拉遮她下身的手来,绿萼极其害羞,自是不肯放开,公孙止握住她的手,却也不用力,只是任由她反抗,两人来回挣扎,自是少不了摩擦,绿萼觉得自己全身都开始热了起来,身子更是软软的想要倒下去,只是她又如何能倒下。
  绿萼首次经历此事,不觉有些沈迷,竟是任由公孙止的手来回揉动,公孙止更是感觉到女儿下身流出的淫水来。
  不过她终究受过礼仪教化,虽一时不查,却也是悬崖勒马,知道继续下去只是自己丢脸而已。
  「爹爹,女儿如今已经证明自己清白,可否让女儿穿回衣服」,公孙止恋恋不舍的放开公孙绿萼,但观其面色绯红,呼吸急促,自是知道她已经有点动情了。
  「萼儿身上虽没丹药,但尚有一双鞋没有检查」,说完蹲下托起她一只脚,绿萼一时没有防备,身子差点倾倒,慌乱中抓住公孙止的头把身上给贴了上来,她胯下正对着公孙止的嘴,绿萼嘤咛一声,却是差点没软倒,急忙站好。
  公孙止亲了绿萼下身,却也是不在乎。
  公孙止脱下绿萼的鞋子,握住她晶莹小巧的玉足,足部本也敏感,绿萼被公孙止把玩玉足,只觉得自己就要站不住了。
  「爹爹,您放了女儿吧?女儿真的没拿药」,被公孙止边番玩弄,公孙绿萼早就失去了当初脱衣以证清白的勇气,只是到了这个时候,公孙止又如何肯罢手,「萼儿,爹多年没和你亲近,没想到你已经是这么大了」,「爹爹让女儿穿上衣服,若是让人知道了,女儿以后怎么见人」,「萼儿身上还有双洞尚未检查」,「爹爹,不可以啊」,事到如今,公孙绿萼如何能猜不出事情已经失控,自己父亲居然想要玷污自己。
  「萼儿,爹爹喜欢你,你就从了爹吗,以后爹爹肯定对你好」,公孙绿萼缩着身子,躲开公孙止,但她本身不会武功,又如何及得上公孙止,转眼间公孙绿萼便被公孙止抱入怀中,双手对她玉乳上下其手,公孙绿萼不过一小女子,虽然拼命反抗,却也挡不住自己逐渐失陷。
  这时一道人影突然袭了过来,却是杨过久不见公孙绿萼回来,自己寻了过来,他在旁边偷看良久,眼见公孙止竟然想要凌辱公孙绿萼,这才不得已出手偷袭,只是公孙止又岂是易与之辈,杨过在门外偷窥之时,只不过呼吸稍重,便已被其察觉,这番对女儿出手,一方面故而是欲望使然,却也是想引杨过上当。
  杨过出招求得一击必中,却也把招式使老了,公孙止只是一个转身,便将他点晕了。
  杨过委顿在地,公孙绿萼眼见情郎受伤,顾不得身子光着,连忙上去查看,「我就知道你这丫头吃里爬外,今日我杀了这人,看你还敢向着外人」,「爹爹不要」,公孙绿萼张开双手,将杨过护在身后,「求爹爹放过杨大哥吧」,「这小子让我丢尽了脸,又对我一直心怀仇恨,我如何能放他」,说完兴起掌就要向杨过打去,绿萼扑身掩在杨过身上,公孙止一惊,手迅速偏开。
  「爹爹,只要你肯放过杨大哥,女儿什么事都答应您,您不是想要女儿吗?只要您不杀杨大哥,女儿愿意给你」,「萼儿,你说的可是真的,只要爹不杀这小子,你什么都肯答应我」,「希望爹爹承诺」,公孙绿萼为了救杨过,竟是主动拉起公孙止的手放在自己胸部,只是她心中悲愤,双眼不自觉的落下泪来。
  公孙止眼见女儿已是毫无退路,自愿献上身来,自然是对她上下其手,玉乳丰臂皆入其手,公孙绿萼初尝滋味,自是抵不住公孙止这淫魔来,很快便被他挑逗的兴奋起来,双眼迷离,身子发软,口中不自觉的轻吟,身子更是迎合着公孙止。
  公孙止在女儿身上大逞手脚,自是兴奋,他观公孙绿萼已是情迷不已,当即抱起她走向里间,这同房虽是炼丹,却也有休息之处,公孙止将公孙绿萼放在床上,自己脱下全身衣物,压着公孙绿萼,早就勃起的肉棒抵在公孙绿萼小穴之上,「萼儿,为父要进来了」,公孙止咬在公孙绿萼的耳垂,在她耳旁轻说着,公孙绿萼迷迷糊糊的还没清楚过来,下身便传来一阵刺痛,公孙绿萼明白,自己守了18年的身子就这么没了,而且还是被强迫之下,心里委屈,又落下泪来,公孙止只当她疼的。
  等公孙棣萼适应了痛楚,公孙止便在她身上抽动起来,虽说心里百般不愿,却也挡不住身体本能反应,公孙绿萼还是不自觉的挺着身子。
  不知过了多久,两人终于停了下来,沉沉睡去。
第二节:困兽之斗    公孙绿萼被公孙止奸淫,心中真是万念俱灰,心想自己不洁之身,再也无颜去见杨大哥了,只是想到这里,如今他落到爹爹手中,不知是什么下场,于是便强忍着痛楚去了囚室。
  杨过果然被困于此处,「公孙姑娘,你没事吧」,杨过一见公孙绿萼,便急急问道,看到情郎关心自己,公孙绿萼心中一暖,便觉得自己所受的都值了,只是想到自己如今不洁之身,心中又不免悲伤起来,不过她却是没露出一点情绪。
  「昨天我爹把你引了出来,便没再对我怎么样了。」
  「那就好,我真担心那狗贼。。。」
  公孙止无论如何都是公孙绿萼的父亲,杨过在公孙绿萼面前终是没骂出来,「杨大哥,你在这里稍等几日,我一定将绝情丹给你拿来,只是苦了杨大哥你了」,「公孙姑娘,你父亲他无情无义,你千万不要再做激怒他的事了,杨过贱民一条,死又有何惜,我只是担心我姑姑」,「杨大哥,你放心好了,我爹爹她对龙姑娘很是喜欢,并没对她做什么非礼的事」,公孙绿萼又说道:「杨大哥,你可有什么方法脱困,我爹爹恐怕再也不会相信我了,谷中弟子又都怕他,下次我可能就进不来了」。
  「你父亲的金刀黑剑厉害非常,我自己绝对打不过他的,但我和姑姑又中了情花毒,使不出双剑合壁来」,「难道就没什么法子了,我爹爹短时间内不会逼她,可。。。况且你们又中了情花毒,36日一到,必死无疑」,「也不是没有法子,我跟金轮法王有约,你只要找他,他必不会弃我不管」,公孙绿萼摇摇头,「杨大哥,金轮法王已经离开了」,「杨大哥,要不我放了你,你先带龙姑娘离开,等我拿了绝情丹再去找你们。」
  「这条铁链是你爹新换的,没有钥匙是打不开的」,「杨大哥,我一定会想办法救你的,只是我出来时间不短了,再不回去爹爹就要疑心了」,「公孙姑娘,你切莫小心」。
  公孙绿萼早已心存死志,便是用了性命也要救人出来,心想,既然杨大哥没办法,不如去问问龙姑娘,她看起来没什么心机,但也是个聪慧的人物。
  「龙姐姐?」
  「公孙姑娘有什么事吗?」
  小龙女见她小心翼翼的,不由问道,「龙姐姐,我跟你说点杨大哥的事」,「过儿怎么了,是不是你爹要杀他?」,小龙女一听是杨过的事,不由急了起来,「龙姐姐,你放心好了,杨大哥没事,只是被爹囚了起来,」
  「那就好」,小龙女淡淡的说,「龙姐姐,你不关心杨大哥吗?怎么一点都不在乎样子」,「我是绝对不会嫁给你爹爹的,如果他放了我们,我自然会感激他,如果他杀了过儿,我也会自杀」,「龙姐姐,我想救你们出去,你能不能帮帮我?」,「公孙姑娘有什么法子?」
  「我去偷我爹的钥匙和绝情丹,只是我爹对两样东西看的很紧,我怕没什么时间,近日爹爹对我看管颇严,我想请龙姑娘帮我缠着我爹,这样我就有时间去找钥匙了,只是。。。」
  「只是什么?」
  看公孙绿萼犹豫的样子,小龙女自然问了出来,「天底下只有一颗绝情丹,先前被老顽童偷了去,他塞给了杨大哥,可是杨大哥被擒,那绝情丹又被爹拿走了,纵然我能拿到绝情丹,也无法同时救你们二人」,小龙女心想,只要过儿能快快乐乐的,我死了又有什么关系,这位公孙姑娘对过儿喜欢的很,如果她肯陪过儿,想来过儿也会很快乐,于是对公孙绿萼说道,「公孙姑娘,过儿一生很苦,拜托你好好照顾他」,「龙姑娘,你这是说什么?杨大哥喜欢的是你,能照顾他的也只有你」,「我若和过儿只能活一个,我自然是让他活的,以后我不在他身边,就靠你了,过儿性子倔强,你要多迁就他」。
  「杨大哥又怎会舍你而娶他人」,不过虽然如此,她却没这样说,到时候救了杨过出来,她自然就不会坚持了。
  「龙姑娘,我一定会救你们出去的。」
  公孙绿萼用小龙女拖住公孙止,经常去丹房找药,却是没什么发现,而公孙止刚得到公孙绿萼,对其自是偏爱有加,有事没事总要占占便宜,而公孙绿萼把恼了他,只有咬牙受了。
  却说一日公孙绿萼侍候公孙止更衣时,看到他身上一串钥匙,一个瓶子,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想来能让他贴身收藏的必不多的。
  于是公孙绿萼便主动的勾引公孙止,希望有机会能拿到钥匙,这么三番五次下来,谷里便有了谣言,说公孙绿萼不守礼仪,勾引谷主,只是这等话却只在下人中间流传。
  公孙止日日不满偷偷摸摸,偶尔便拉了公孙绿萼到外面去,他武功高强,自是什么人都躲的开,只是可怜公孙绿萼经常被他弄的衣衫凌乱,被下人看到了,自然以为她不守规矩。
  这等风言风语传到公孙绿萼耳中,自是让公孙绿萼委屈的要死,可也是没办法。
第三节:龙陨凤落    那谣言有天终是刮到了公孙止耳中,公孙止自是不像公孙绿萼一般忍气吞声,直接找了几个乱嚼舌根的杀了示人,虽没完全止了,却没不像开始一般了。
  公孙绿萼虽然知晓个中缘由,却对父亲这般仍有感激,她本就至善至孝,处处别人着想,现在居然想,若能让父亲迷途知返,自己舍了这身清白倒也是值了。
  公孙止近来得到公孙绿萼,一身心思多半花在她身上,况父女人伦更是刺激,对小龙女倒没什么骚扰的,只是这时间一长,玩够了公孙绿的身子,却又想起了小龙女来,如能让那冰雪美人胯下呻吟,不知何等销魂快活。
  这日公孙绿萼又来找小龙女,说起自己难处,父亲不肯和自己同床而睡,小龙女虽然不黯世事,但自己师徒关系尚且被世人耻笑,杨过因此身败名裂,更何况她跟公孙止父女关系,对公孙绿萼更加怜惜起来。
  「公孙姑娘,如果有什么我能帮的上的,你尽管说好了」,「龙姐姐,我本不应这样说的,但现在离毒发之期越来越近,实在没其它法了,我爹爹他对你一直念念不忘,近日欢好皆是把我当成了你来戏弄,如今也只有你能拿到钥匙了」,「让我和公孙谷主如此,我宁愿死了」,「龙姐姐冰清玉洁,绿萼又怎么让你做如此之事,你只假装和爹爹成亲,洞房之事自由我假扮你来完成」,「你爹爹又怎会认不出你我二人区别」,「谷中有瓶迷药,叫情毒,喝下之后能让人产生幻觉,爹爹心中想的全是你,当日看到我自然也会当成你。」
  二人依计而行,小龙女以杨过自由为要挟,让公孙止先交出半颗绝情丹给杨过服了。
  却说洞房花烛之夜,绿萼扮作小龙女的样子,公孙止色急,喝过了交杯酒便对公孙绿萼动起手来,公孙绿萼也不是第一次一般,对公孙止路数极为熟悉,配合的自然是极好的,男退女进,应付自如,只是公孙止嘴中左一个柳妹,又一个柳妹,让其颇为不舒服,她和公孙止结合时公孙止自然少不了夸她如今这话倒全用在小龙女身上了。
  二人翻云覆雨,几个时辰方才停止。
  公孙绿萼拿了东西出来,交给小龙女,让她去囚室救人,小龙女劝她一起离开,公孙绿萼只盼她二人幸福,又怎肯随其而去。
  只是劝了小龙女离开。
  待小龙女救了杨过出来,二人皆是有情有义之人,自是来救公孙绿萼,却没想到来时里面尽是淫声浪语,原来公孙止淫性又发,抱着她又要来。
  二人冯入房中,两人正抱在一起,,下身连在一起,公孙绿萼被情郎看到如此模样,啊的一声便晕了过去,公孙止看清二人模样,再看怀中女子,哪里还搞不清真相,脸上阴沈的要死。
  杨龙二人连手向公孙止攻去,只是公孙止卑鄙无耻,却是拿着公孙绿萼当盾牌,三人剑来掌往,只是二人下身相连,这般撞击,却又醒了过来。
  当真是羞愧。
  却说杨龙二人将公孙止攻的迫手不及,但他以公孙绿萼为武器,三人却又是相持不下,正当此时,杨龙二人却是同时手中一顿,连剑都持不住了,原来公孙止早就起了杀杨过之心,但二女却全是以杨过为由要挟与他,故而他在绝情丹上抹了剧毒,只要一运功,但会毒发,便他却没想到,连小龙女也服了绝情丹,这毒性甚烈,须臾之间二人便亡命当场。
  次日,公孙绿萼跪在杨过小龙女坟前,心里想着,你二人如今同穴而居,却也是自此不相离了,只是我一生善良,从未做过恶事,却怎会落个如此下场,不但和爹爹乱伦,更是怀上他的骨肉。
  原来公孙绿萼发现自己月经迟迟不来,便知晓自己是怀了,腹中婴儿虽是不伦所生,但终是自己骨肉,又怎能轻易相害。
  爹爹虽然无耻,但自己不违逆他,他对自己也是极好的,自己纵逃了谷出去,外面人心险恶,又怎比得上谷中。
  公孙止见小龙女陨命,自己和女儿的事也隐瞒不了,索性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娶发公孙绿萼,绝情谷与世隔绝,也没人敢对自己说三道四。
  《完》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72ee.com 加入收藏夹!